芋某某

离线状态

养生芋
高三文科
我的就是我的 你别拿走

泰菲的宇宙

门闩锈迹斑驳,早已老化松动。因此撬开它成了一件易事。阴湿的潮气啮咬着整个厅堂,囫囵又无孔不入。灵敏的不差毫厘的嗅觉告诉他们,这里弥漫着根深蒂固的僵死气。这种伶俐的僵死气也许来自于成群结队前来赴死的鼹鼠,被用来保养家具的迫在眉睫的桧木香气扼住咽喉,就此殒命;更可能这里就是皇帝夜莺的埋骨处,因为它较前者更加羽翎丰润,温驯多情。纹饰繁美的波斯壁毯已然霉化,瓷瓶中的妖冶玫瑰也萎靡蒙尘。该城陷落就在昨日,城堡中竟一日之内倏忽百年,已是岁月吞噬奢豪,光阴反刍旧事。在捷利安长官的命令下,队伍继续前进。

当时每个军官几乎同时听到了一种声音。朽败不堪的木质地板。爱娇小姐的尖头舞鞋。藏在雕花鞋橱深处所有秘而不宣的旧梦。咚,咚咚。紧接着是画面,从楼梯口隐蔽的转角处闪现了。逸曳生姿,率尔深情。昔日公爵们的舞池衰草纵生。只有天赋异禀的爬虫类生物在此安居,它们甲胄坚硬,情绪麻痹,尤其善于对抗潮湿和阴冷。她从时间的软剑下被摘取另置得到救赎。感谢上帝。她皓齿明眸时常含笑。她腰肢纤软旋转不休。她的臂弯里常拥着根本不存在的人。她总看着他。她终生渴慕。咚,咚咚。她显然是鲜润可人的新嫁娘,白纱落地,不受枯黄发皱的旧情人信笺的玷污,誓要永沐清洁光辉之不朽爱河。而现在她履行了承诺,在光裸龟裂的河床上跳舞。

开枪啊。你们都他妈是傻了吗?捷利安冲所有人狂吼。可是除了她没人能动。但是枪声响起来了。砰,砰。自恃弹无虚发的捷丽安扣动了扳机,两下。枪声机敏无情。子弹嵌进墙壁。放弃吧神枪手们,自以为是的战争工具夺不走她哪怕一滴鲜血。咱们撤退。捷利安仍然冲所有人狂吼。再往前走一步咱们就死在这儿了懂吗?谁也,谁也别想剩下。此时没人质疑她。他们静悄悄撤退了,带上门,假装从没闯进这里。

小片段送给 @清河沉沙

评论(23)
热度(17)

© 芋某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