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某某

离线状态

养生芋
高三文科
我的就是我的 你别拿走

古仓鼠下颌骨

柑的腰上搭了柳叶的腿,夜色中肉体堆积成乞力马扎罗山巅的雪,腻而软,续续绵绵。像雪崩,于是柑呼吸骤停。柳叶睡梦中咕哝着明天早起看升旗去呢,还要去故宫,去颐和园。 月光从床单上淌到地板上。柑不明白月光,在飞檐上朱红地流下,灯河里金黄地流过的,怎么会通身雪白地流进来呢。真是怪事一桩。可是它终究端庄明净,纤尘不染。柑伸手去勾月亮,指尖上影影绰绰一团亮,心也就给一点点浸到冷水里。形形色色的人来到这座城市,南腔北调,各自捎着创痕、伤口和裂缝。在这白色的狭小房间里柳叶把腿甩到她腰上,赤裸地摊开白色的渴。月光几乎烫人。该有什么东西灌进来,把她们封进浓白的一个小块。皮肤和骨头都白,只有头发荡开黑色。

评论(17)
热度(26)

© 芋某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