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某某

离线状态

养生芋
高三文科
等我

15:30    第二波

背景取自凝凝曾经po过的小故事

我知道你懂 @瑀凝

(我溯流而上,透过飞鸟的眼睛,在那个下午遇见殷殷。)



她走在路上,夕阳厚重黏着地扑将下来,路边的围墙给压得矮趴趴的,似乎被烟熏过的墙头滚下油绿的叶子。路是青石板铺的,因年久失修,脚踩下去跷跷板一样起伏不平。这是条很美的路,下雨天时总有女孩子撑伞结伴走过,石缝里嵌着细碎的光,伞面也是起起落落的。她们穿黑白格的裙子,腰身细窄,裸露的手臂紧紧贴在一起。




殷殷也穿黑白格的裙子,嘴角抿成一条线,正快快地走。一个人走。




(就在这时候。)



“殷殷,殷殷。”



她四下张望,可是路上空荡荡的。夏末的风干烫地吹过头顶,她猛地抬起头,身后失了束缚的长发顿时悠荡起来。



是猫。




恰满十二岁的女孩子拥有朦胧而锐利的直觉,我不怀疑她甚至可以循怀表的响动找到兔子洞里去。可是来不及,墙头的猫儿衔着她用来束发的缎带,已经沿石板路的另一端逃走了。




“殷殷……殷殷……”




(你知道一直跟着野猫,会发生什么事情吗?)




别追呀,我的姑娘,别追。




那野猫的毛发波涛汹涌,瞳孔网罗着大把薄脆的光。她看不见,我看得见。殷殷只顾着追,深一步浅一步。猫儿的眼睛是蓝色的,嘴里叼的发带是蓝色的,殷殷的领结也是蓝色的,蓝色在红艳艳的夕阳里闪烁不休。




轰隆隆,轰隆隆,脚下的石板开始摇摇欲坠。伏在矮墙上的灌木竟然哗啦啦疯长起来,把天空戳得咚咚乱响,墙砖坍缩为硬亮的薄片,很快被树影吞没了。




(别回头看,你会怕。)




她空攥了一手心的汗,突然地就想起那通电话,想起只剩下百分之十二电量的手机,节电模式下屏幕暗得几乎看不清字,可偏又很烫。她很想把它攥住,心底却是想把它远远摔开,最终她还是握住了,手心指尖都发抖。




妈妈说,你考上了,殷殷,你听见了吗?




是的,她是听得很清楚的,所以她只剩一个人。




(现在回不了头了呀。)




她的心是跟着屏幕上旋转着的小圆圈彻底暗淡下去的,一点点湮灭成夕阳碎片般黏着的尘埃。现在她的眼睛里只倒映着猫儿尾巴尖儿上那点光亮了。所有围拢来的灌木,断裂下陷的青石板,都在低声唱着一首歌:




捺比竖短,

撇比横长,

猫儿的尾巴上挂着月亮。




可她听不清,脚步跌撞,和时间赛跑,一步步超越每一个横竖撇捺灌丛青石板还有猫,但是将永不回头。




于是她的眼泪一点点渗出来。




它们唱着,刹那间天地通明,她就站在石板路尽头,大口喘息。猫不见了,那条皱巴巴的缎带安静地躺在她脚边。月亮已经升起来了,光彩可人,温文亲善,整个天空都是蓝色的,那么不切实际,汪洋恣肆。她低头看看自己,黑白格的裙摆上粘了草末,像是经过了漫长的路途,最终停泊在这里。




就在这路口,只要她抬起头,我们就能相遇,如果她不抬头,我就在心底偷偷,偷偷地给她道一声晚安。




(太晚了,我们都该回家了。)








是殷殷 @瑀凝

评论(9)
热度(31)
  1. 江殷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芋某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