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某某

离线状态

养生芋
高三文科
我的就是我的 你别拿走

今晚的芦苇荡子没有月亮是否暗示着什么

相泽老师x @长船大舟

今夜难得的黢黑,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。着实难得,芦苇荡子的夜该是很有几分朗润的。湖面上埋着个毛月亮,也埋了大片风的种子,甫一发作则摇皱了整块通透的月光,摇晃了整个簌簌起伏的苇塘。秀川爱极了芦苇荡子的夜,也爱极了静坐在自家院落里编苇席,月光一根一根跳在手里的苇尖儿上,润亮润亮的。


今晚上可不一样。月亮缩在云层后面,有船影在苇荡子底下一闪,便立即遁没在沉沉的夜色里。


夜很静,秀川半伏在船上,哗啦啦的桨声惹得心咚咚乱跳,指尖冷腻发颤。身边人闷哼一声,她稍微定了定神,用力捏紧他几乎凉透了的手。


那是个我方战士,打前几天双方交火后,从水里捞上来就是半死不活地续着命,伤口泡得浮肿发白。难为荷花淀子芝麻大小的地方啊,连基本的消炎伤药都凑不齐;岸边又是一排黑洞洞的枪口,枪口后面是敌人恶隼般阴森的眼睛。大伙凑在一起商量,谁也不忍心眼睁睁瞧着他丧命。还是渔民小伙子锐儿郎硬气,直言谁家还没有个姊妹兄弟,人家小战士肯卖命救咱们突围,谁要是看着他死,谁就不是个男人!


荷花淀子生养出的儿孙,个个讲义气好心肠。很快凑出只救援船,准备趁夜送小战士出荷花淀。人员精简再精简,决定由两个水性掐尖儿的渔民小伙子负责使船,最后再添上个常秀川。


秀川是土生土长的荷花淀的女儿,家里从曾祖那儿算起就是淀子里的村医。姑娘打刚识字那会起就在家里帮忙打下手,祖上传下来的老方子背了一沓沓,生性灵秀又通医术。水路险远,大伙担心病人半路上出了意外,秀川说我跟着去照顾,我年轻,禁得起折腾。


其实常秀川心里跟明镜似的,这动荡年节,一走可能就再也回不来荷花淀了。听村里老人讲,荷花淀的人就算是死也要葬在荷花淀的,许是变成淀子里的一根荡悠悠的苇草,许是变成响晴天在水边抖擞翎毛的水鸟……秀川原本不信这个的,她只是有点舍不得,舍不得自己的魂孤零零漂泊在外面,永远见不着这片生养了自己十多年的苇塘。


可秀川眨巴着眼睛,硬生生咽下半句没讲完的话。她心想自己清清明明了这么多年,这下真是叫鬼迷了心窍了。那半死不活的病人,须发也不知多久没打理,眼睛里堆着红血丝,憔悴得几乎看不出意气风发的青年样子。她觉得自己真是疯了,就为了那一个混混沌沌的眼神,就搭进了荷花淀里一个敢爱敢恨的常秀川。


芦苇荡子的夜是露水湿寒的。她看见他的眼睛在竭力睁着,有那么一星光火在闪亮,他们的手是交握的,他们的心在一点点靠拢,在彼此的眼睛里汲取温热,借此撑过着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。


在这个晚上,他们一起逃亡。







借鉴孙犁老师的荷花淀背景

还是请大家莫深究

评论(29)
热度(13)

© 芋某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