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某某

离线状态

养生芋
高三文科
等我

王子不一定都骑白马还有一个开拖拉机

诹访部顺一x@我 相泽乐

向家的秀乐今年虚岁十八,水葱儿样儿的好年纪恰生了副水葱样儿的好皮囊。村里人都道向老四福分不浅,偏生养了这么个标致闺女,八百个小子都抵不上。老货郎嘴边旱烟吧嗒吧嗒,肩上担子一压枯槁成柴枝模样,眼梢勉强皱着点笑---闺女是好闺女不假,没儿子传宗接代也是向老四多少年的一块真心病啊。

地里麦苗绿油油长起来,村里馋糖块的小鬼头淌着口水惦记着:向老四呢?从井里打了水预备梳洗却缺了胰子的大姑娘小媳妇心里念着:向老四呢?光着条脊背干活回来的男丁们蹲坐在树下阴凉地儿里嘀咕:也不知道这向老四咋样了。田垄上麦苗一簇簇变黄, 风过处一伏一仰啪啪韧响, 走在田垄上的衣着素净的向秀乐,长辫子梢别上了一朵白绢花。

劳碌奔波了一辈子的向老四,再也没力气挑了货担子走家串户,刚把春天的麦苗插进家里的二亩薄田,就滚成了秀乐娘腮边日夜不休的泪珠子。向家的母女俩,吊着一口气咬牙侍弄了大半年庄稼,终于把麦苗金黄的时节盼到。

走在田垄上的秀乐笑不起来, 地里麦苗成是成了,可没人收呀。

村里有好事的婆娘早盯上了已故向老四留下的这颗独苗苗,没事拎两颗花茄子往老四媳妇屋里让,咬着耳朵装掏心掏肺,这是给你们家秀乐儿说来了。

瞧着秀乐娘眉头一紧,赶紧把杀手锏搽亮了明晃晃一投,问知道是谁不,别说老姐妹胳膊肘往外拐,这次可是你家秀乐高攀了人家。

村东头的邹禄仁绰号大能人,靠胆大心细做买卖起家,是村里相当的的头号人物,老实淳朴的庄稼人都敬他三分。家里三个儿子也都是村里排得上的年轻小伙子。大儿子邹袍辉,二儿子邹龙涛,可数这小儿子邹访一最掐尖儿不过,年岁稍稍大些便跟着邹老爹走南闯北,赚的是盆满钵满,脑瓜倍儿活泛。这不,今年秋收,访一小子搞了辆拖拉机割麦子,是又快又好,村里人谁不挑大拇指呢。

眼瞅着满了十八的秀乐不嫁,嘴唇儿抿得薄薄的,半个头也不肯点转头就走,剩了秀乐娘满眼的泪花子往肚子里吞。

秀乐拿了镰刀去自家地里收麦子,刀背儿凉凉的,像是朝明早的麦杆子借了露水。秀乐自个儿走着,有露珠凝在她睫毛上。

月光是温凉的,月光下的小伙子背影是挺拔的,笔直笔直挺成根风鼓不动的麦杆子,轰隆轰隆的大家伙,正一片片刨倒她家地里半死不活的麦秧秧;月光底下的姑娘,泪珠子蘸了三分月光, 睫毛太薄挂不住,又一颗又一颗晕在她前襟儿上。

帮她家收麦子,为啥不事先跟她打声招呼?这一句多拗劲啊,亘在嘴边横竖问不出口。倒是被邹访一嘴快抢了先,白白地憋红了一张秀气的脸,还有一对儿耳尖尖。

他笑得坦诚,满眼盛着喜欢。陆婶儿上你家说媒去,为啥不给我个准信儿?我可等得急了,自己跑来给你家收麦子来了。

竭力乡土

开拖拉机有借梗,是初中做过的的一个阅读。

哪位老师能指导我一下这玩意应该打什么tag

害怕.JPG

评论(9)
热度(16)

© 芋某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