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某某

离线状态

养生芋
高三文科
等我

她发了消息来,约我放烟花去。是顶可爱的姑娘,半长发清汤挂面而眼睛乌溜溜,嗓音绵软鲜甜。我的姑娘向来本身即为武器克我十余年。这时候犹豫反倒显得无趣且无赖了。



噔噔噔跑下楼。我东三省此时地冻天寒,我没马更没冻死的马,只抱怨声风沙真大。



光穗迸溅杂乱讨喜,论温柔只比小女孩最后手里那支火柴差一指甲盖,连上帝的地板缝也照得极亮堂。持仙女棒迎风而抖,你指尖流光。



笑我胆小。没啥可反驳的,横竖是有点响动就整个往灌木丛里塞的主儿。看你拎着烟抖着手逞凶,然后笑闹着搂作一团。咱俩不能见面,见了智商就倒退得厉害,就算炸成烟花也是朵蠢的,你跟我说说, 这可怎么办。



想起来城南旧事里,英子啪啪翻动国文书,大声背诵着“…… 蓝色的大海上 扬着白色的帆……”听听,他们看海去呢,声音骄傲得很。而我们放烟花去,也是雄赳赳气昂昂,是手心出汗地捏紧根稻草---疲软地在闪亮,好像仅凭这种光亮,就能在混沌又逼仄的境地里闯出新路来。我们放烟花去。我们放烟花去。

评论(17)
热度(18)

© 芋某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