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某某

离线状态

养生芋
高三文科
等我

今天要祝大ga除夕快乐呀

今早上受丹妮老师勾引顶风作案,哆哆嗦嗦直奔蛋糕店去。年三十是鸡蛋敲碎了盛在瓷碗里,黄澄澄的热乎劲儿全裹在卵黄里,蛋清透亮清冷,就在黏液样儿的空气里滞重前行。


路过药店招牌底下一溜儿LED,滚动着“…严冬少雪…”。好吧,今年确乎少雪,残余的一点踩实结冰,脏兮兮成为罕物,柏油路面生硬黢黑。我瑟缩着走过它们,也走过凛冬枯枝的干瘪诗意。



心晃悠悠悬着呢:店没关,只照彻一排空荡货架,再走进却可搜寻到窝在角落的余党。嗅觉往往被低温欺蒙,仿佛软木塞顺水漂流无依,可心好歹是咣当落地。



一步三晃颠出店门,拎着袋子扣着帽子。正午过后鞭炮轰然炸响,也是刻薄得很,四下蹿逃偏是避它不过。遍地铺陈的艳红碎屑和呛烈冲鼻的硝烟味儿,构成了年味儿中极煞人的一种。



回家听丹妮老师讲甜霜,是草莓味的云了。软彤彤在舌尖化开,甜蜜地辜负了摇动时质地脆硬的声响,嘻嘻。又是等团圆宴的时候了,烟熏油炸出色香味种种,希望大鱼大肉的油腻时刻也能想着甜霜初恋吧哈哈。

评论(3)
热度(9)

© 芋某某 | Powered by LOFTER